与其他城市相比
2020-06-14 04:5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服务功能上,总部经济和金融服务是广州的两大短板。2012年,在穗投资的世界500强跨国企业增至232家,但仍远低于上海的491家。近年来,“总部外迁”的传闻一次次刺激着广州人敏感的神经,一些最早在广州设立总部的企业将部分核心业务剥离,迁往别的城市。如宝洁在北京设立了全球研发中心,网易也在杭州设立了研发中心。在金融业上,2012年广州金融业增加值为955.30亿元,只有深圳的一半左右,相当于北京的36%、上海的38%。这说明广州市对于经济活动组织和资源配置的中枢功能仍不强。

无论是经济总量的竞争,还是“国家中心城市”的比拼,广州都面临着一批后起之秀的追赶。在城市间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势下,广州面临着不进则退的严峻形势,如果战略上发生偏差、工作上稍有懈怠,都有可能被后来者迎头赶上,不仅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难以实现,而且现有的中心城市位势也可能下降。

武汉市社科院周阳博士将“国家中心城市”的定位明确划分为四大功能:控制管理功能、协调辐射功能、城市服务功能、信息枢纽功能,并采用40个指标建立了“国家中心城市指标体系”,对全国12个城市的“国家中心城市指数”做出评价。

“汽车城”底特律的衰落给了广州什么启示?广州民企为何“星星多、月亮少”?请关注明日《广州九论》:《赶与转:转得快,好世界》《大与活:让“强企梦”走进现实》。

天津近年来为什么发展快?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的地位和广州不同。天津是直辖市,滨海新区定位为华北地区辐射东北亚的北方经济中心,北京过去经济中心的功能要逐步转到天津。与广州相比,天津有两个明显的优势:交通优势,有天然良港出海口;资源优势,有大量的盐碱地,可建设用地资源丰富;产业优势,天津起步晚,起点高,其精密制造业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非常迅猛,近年来天津工业总产值每年增长率都在12%以上。

在建设“国家中心城市”这条道路上,广州也面临着深圳、武汉等后起之秀的追赶。

广州再不转型甚至可能被成渝超越——中国社科院研究员、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刘维新

今年是“第三城”竞逐进入白热化的一年,是《珠三角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》实施的第五年,也是广州被正式确立为“国家中心城市”的第五个年头。

今年3月,广东省低调地派出一批官员赴天津市挂职,考察学习天津市科学发展的经验,为时两个月。

南方日报:预计今明两年,天津市经济总量将超过广州,成为中国经济总量第三的城市。延续了24年的“北上广”格局的打破,对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将产生什么影响?

丁力指出,长远来看,最终决定胜负的,是各个地方之间不尽相同的区域发展模式。历史和区位决定了珠三角是中国市场化水平最高的地方。要最大化地释放市场的活力,只有依靠改革。 “南沙先行,广州铺开,广东学习。”丁力认为,这是广东改革一条可行的路径,“如果南沙能真正建立国际化、法制化的环境,用制度打开一片不同的蓝天,我相信广州对于世界500强的吸引力要比现在大得多。”

以邻为镜,是为了更好地看清自己。一位赴天津市挂职的广州干部对本报记者说,挂职一个多月来,他思考了很多。广州和天津在区位条件、土地资源、发展模式上都有很多不同。天津靠近北京,土地资源丰富,容易吸引国字号的大项目,在配置资源上行政力量介入得深一些;而广州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,发展空间已经越来越少,配置资源的方式更多是倚靠市场。

今年,广州试行新的审批办法,把建设工程项目审批流程变“串联审批”为“并联审批”,和天津一样,从立项到施工许可4个阶段的审批时限压缩为30个工作日。

“在城市间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势下,广州面临着不进则退的严峻形势,如果战略上发生偏差、工作上稍有懈怠,都有可能被后来者迎头赶上,不仅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难以实现,而且现有的中心城市地位也可能下降。”

相比之下,起步较早的广州市面临着土地资源的紧约束,又有大量低端加工制造业,近年来工业增长速度有所放缓。广州必须下定决心进行产业升级,发展高新技术产业、现代服务业、精密制造业。如果广州再不进行产业升级换代,广州不仅可能被天津超过,甚至还有可能被成渝超过,失去它特殊的城市地位。

在科技创新上,2011年广州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(rd)仅为2.25%,低于北京(5.83%)、上海(2.90%)、深圳(3.66%)、天津(2.60%)、武汉(2.59%)、杭州(2.85%)、沈阳(2.40%)、南京(3.10),在全国仅排第九。2015年,这些城市预计rd全部将达到3%以上,而广州设立的目标仅为2.8%。

与其他城市相比,广州的发展优势在哪里?发展模式有什么特色?一个多月来,正在天津市挂职的广州干部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。这也是许多广州官员和本土学者在苦苦思索的问题。

把广州未来的发展放在哪一个话题下探讨——是经济总量的“第三城”还是强调功能引领的“国家中心城市”?这决定了广州城市发展战略的出发点和大方向。

中国社科院研究员、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刘维新认为,与国内其他后发城市相比,广州面临着资源环境的紧约束,未来产业发展的重点方向必然是现代服务业。广州创新服务和金融服务的不足,归根结底是缺乏领军型人才。广州必须大量引进国际一流的创新人才和金融领军人才,建立面向珠三角、泛珠三角的金融中心。

天津的发展势头令不少广东挂职干部震惊。一位正在天津挂职的广州干部对记者说:“天津滨海新区将实施三年倍增,计划到2015年实现生产总值1.5万亿元。而广州的目标是到2015年全市生产总值达到1.8万亿元。一个滨海新区的产值,就相当于一个特大型城市了。”

然而最根本的不同是广州与天津的城市发展定位。一位广东挂职干部指出:“天津城市发展战略的核心是三大定位——国际港口城市、北方经济中心、生态城市,对‘国家中心城市’提得很少;而广州的核心定位战略是建设‘国家中心城市’。”

继国家把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重庆、广州明确为“国家中心城市”之后,沈阳、南京和武汉都把“建设国家中心城市”作为城市发展战略。

“国家中心城市的含义,并非只看gdp。广州要比的不仅仅是gdp,而是包括居民收入、生态环境、制度文化在内的城市综合竞争力。”广州市一位挂职干部指出,广州关键在于“两个服务”:“服务好企业,服务好百姓。”

在国际化水平上,2012年广州市进出口贸易总额低于深圳、上海、北京,大约仅相当于深圳的1/4;在国际游客指标上,与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也有较大差距。丁力说,他们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:“在沿海城市中,广州的国际化水平低得令人大跌眼镜!”

今年是“第三城”竞逐进入白热化的一年,是《珠三角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》实施的第五年,也是广州被正式确立为“国家中心城市”的第五个年头了。

刘维新:改革开放之初,广州以外贸经济起步,通过三来一补加工产业迅速崛起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沿占地。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特别是近年来国家规划布局的调整,目前我国已经形成了四个跨省跨地区的经济增长极,分别是珠三角、长三角、京津地区和成渝地区,四大增长极各引领一个城市群,形成了更为科学、更为均衡的区域经济发展格局。

从根本上说,国家中心城市的地位并不是行政赋予的。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在《广州迈向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抉择》研究报告中警告说:“在城市间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势下,广州面临着不进则退的严峻形势,如果战略上发生偏差、工作上稍有懈怠,都有可能被后来者迎头赶上,不仅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难以实现,而且现有的中心城市位势也可能下降。”

刘维新:珠三角应该以广州为中心,这是国家规划深思熟虑做出的决策。深圳是在特殊条件下发展起来的先进城市,将来深圳市将与香港形成深港同城都市圈,从而形成一个一体化的“大珠三角”,即使到了那一天,广州仍会是大珠三角的中心,而且广州还会获得更广阔的辐射区域。

在采访中,许多广州官员认为:广州决胜未来的“胜负手”是南沙新区。如果广州能在南沙率先建立一套优秀的社会管理制度、与港澳对接的国际化营商环境,未来的南沙再造一个新加坡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在金融危机中,珠三角成为全国最首当其冲的区域,暴露出外贸经济、三来一补经济的劣势。广州作为区域中心城市,应当率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,调整产业结构,建设区域金融中心、文化中心、创新中心、服务中心,从而带动整个珠三角实现转型升级。

周阳指出,深圳的“国家中心指数”之所以比广州高,主要是因为广州在创新中心、信息中心和服务中心的建设上不如深圳,其中金融服务的短板尤其突出。

在中国“第三城”角逐进入白热化的背景下,年初的这个小插曲颇值得玩味。

该研究报告指出,广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存在四大弱势:一是经济总量偏小,代表国家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实力不足;二是总部经济和金融服务功能优势不明显,经济活动组织和资源配置的中枢功能不强;三是研发投入规模偏小,科技和知识创新功能不强;四是海港和空港国际化水平不高,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尚不完善。

广州提出走新型城市化道路,所追求的并非仅指gdp的胜利,而是城市综合实力的提升,是城市发展模式的转变。这是一个更大的改革题目,只有向改革要新动力,向改革要生产力,向改革要竞争力,广州方能决胜于未来。

与此同时,天津市也派出官员到广东省挂职,天津市滨海新区政府副区长郑伟铭挂职广州市长助理一职,挂职时间同样是两个月。

广州的“国家中心城市指数”超过了100,基本达到了国家中心城市的要求和水平,但与北京和上海差距明显。在12个城市中,广州排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之后,天津和重庆之前。

近年来,“总部外迁”的传闻一次次刺激着广州人敏感的神经,一些最早在广州设立总部的企业将部分核心业务剥离,迁往别的城市。如宝洁在北京设立了全球研发中心,网易也在杭州设立了研发中心。

经济总量上,2008年,广州生产总值为8216亿元,位居全国第三;2013年,根据年初制订的经济增长目标,广州gdp将达到14850亿元,比2008年增长了80%。但对手的速度更快,根据年初确定的经济增长目标,今年天津gdp有望达到14431亿元,深圳市有望达到14115亿元,与广州的差距进一步缩小。与其他世界级都市相比,广州gdp只有纽约的1/5、东京的1/8,与世界一流城市的差距依然十分明显。

许多广州官员认为:广州决胜未来的“胜负手”是南沙新区。如果广州能在南沙率先建立一套优秀的社会管理制度、与港澳对接的国际化营商环境,未来的南沙再造一个新加坡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在考察天津市之后,一位广州干部感叹说:“广州除了民营经济有活力之外,没有什么比天津更先进的地方了。”丁力也指出,广东、广州经济发展最大的特色就是民营经济活跃。“民营经济的发展,不是政府主导就起来了,而是主要靠公平的市场环境。完善的市场机制,把政府的手关进笼子里。”

南方日报:一项研究指出,广州的“国家中心城市指数”不如深圳。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广州,如何强化其城市功能?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dohy.cn珠海赘扑址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- www.kdohy.cn版权所有